中文版 | 英文版

时代先锋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的建设 > 时代先锋 > 正文

【守初心 担使命】川大援藏干部熊海:为藏区百姓谋幸福是我的本分

发布时间 :2019-12-12      来源 :四川大学官网       浏览量 :

从2018年3月入藏,熊海已经在藏区待了20个月。为了将援藏工作深入下去,他在完成作为第八批援藏干部为期一年半的援藏任务后,主动申请转入第九批,继续在西藏大学医学院援藏三年。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不辱使命,不负众望”是他的庄严承诺,“做西藏慢性病的控制者,西藏地方病的终结者,西藏人民健康生活的倡导者”,是他的援藏目标。

2018年3月3日,熊海初上高原,开启援藏之旅

毅然入藏:“援藏是我做医生的公德”

熊海是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的老年科主任,1991年从华西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毕业,至今已经在华西第四医院工作了29年。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是老年慢性病。援藏之前,他为华西公共卫生学院老年保健与姑息医学专业研究生开设的《老年病学》刚刚结课。

“2016年我到西藏大学医学院做过两次短期交流访问,和藏大专家有科研方面的合作,对西藏医疗资源的匮乏认识深刻。可以说,藏区的医疗资源全方位落后内地20年。”谈起西藏地区的医疗条件,熊海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很多年前,高原多发的高血压、包虫病,不能得到更好的控制,应对头晕、头疼的最基础的药基层卫生院还很欠缺。国家、地方捐赠的医疗设备,有的没拆封就报废了。藏族群众居住点分散,从乡里到县里有的要走几百公里,很多急性病患者来不及送到医院……”“作为一个医生,在内地医院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把优质的医疗资源带到边疆地区去,为当地老百姓做一些该做的事情,是我做医生的公德。不忘初心,就是要为老百姓谋幸福嘛,我们为老百姓解决医疗问题、民生问题,也是为国家发展、为人民幸福添砖加瓦。”

2017年12月,由中组部、教育部组织,四川大学华西公共卫生学院/华西第四医院选派的第七批援藏任务圆满结束,需要继续选派,熊海主动申请参加了第八批援藏工作。2018年3月,他作为学科带头人正式前往西藏大学医学院开展援藏工作。那一年,熊海52岁。

引领科研:“标准高了,科研水平才能提高”

此次援藏,熊海是担任西藏大学医学院学科带头人,因为工作能力突出,到岗两周后他被藏大任命为医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负责医学院科研管理、实践教学等工作。

2019年教师节,熊海带领医学院预防系专家团队在自治区卫健委就健康西藏行动计划2030方案进行讨论

“现在西藏地区医疗硬件条件很好,但是医疗人才匮乏,不懂应用,所以根本上还是要解决人才问题,着力培养医疗师资的科研能力。”西藏大学一直很重视本科教学,此前教师职称评定对科研的要求很低,教师群体普遍科研能力不足,积极性也不高。西藏大学于2017年入选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2018年成为部区合建高校,进入教育部高校序列,科研方面的要求也随之提高。

熊海认为,要提高西藏大学医学院科研实力,首先要提高教师的科研参与度。在西藏,他进一步完善了西藏大学医学院科研管理细则和科研考核量化标准细则,组织科研项目课题申报,鼓励青年教师积极申报国家、自治区和学校各类科研项目。在熊海的争取下,医学院拿出41万元作为人才培育基金,为教师启动科研项目提供经费支持。根据教师科研水平,培育计划分为青苗计划、成长计划和提升计划三种类型,分别对应2万元、5万元、6万元的经费支持标准。“但是我们对产出有要求,以前老师们只需要发一篇省级期刊论文就可以结题,现在青苗计划要求发1篇中文核心期刊论文,成长计划要发2篇中文核心期刊论文,提升计划要发1篇SCI论文。标准高了,科研水平才能提高,不能一直在低层次徘徊,要加加码,这也是为老师们进一步申请相应的国家或者自治区项目打基础。”除了经费支持,熊海还不定期邀请内地高校的专家学者、期刊编辑前往藏大举办学术讲座,并带领自己的团队帮助藏大教师修改论文和投稿。在这一培养计划的帮扶下,藏大医学院青年教师的科研参与度大大提高,“每个人都有科研的事情去做”。

2019年8月30日,熊海团队出发前往那曲驻村点精准医疗扶贫前在藏大图书馆前合影

西藏由于独特的地理环境,形成了高原慢性病研究的垄断性优势,藏大医学院将“高原生态与人类健康”作为医学类的二级学科重点发展。“西藏在绝大多数领域的研究都是空白,机会很多!”老年慢性病研究原本就是熊海重要的科研方向,援藏期间他搜集了大量第一手资料,致力为高原慢性病防治研究提供充分的科学数据。熊海牵头开展了“青藏高原慢性病地方病队列研究”、“西藏地区藏族和汉族人群慢性病的对比研究”、“一带一路建设-阿里地区边民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现况调查和相关影响因素的研究”、“西藏地方特色藏药的现代化研究与开发”等多个课题及学科项目的研究与建设,同藏大医学院的专家学者们协同探究。其中,特色藏药研究已经申报和正在申报共5个国家发明专利,正在修回4篇影响因子5分以上的SCI论文。目前,村企合作的藏药种植基地从500亩逐步扩展到2000亩,特色藏药成为西藏地区7大支柱产业之一,预计2020年藏大医学院与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专家将进一步合作研发具有抗衰老、抗疲劳、抗氧化功效的医美产品。

熊海的一系列科研管理举措取得了显著成效,藏大医学院2017年获得科研总经费720万元;2018年度各类科研和学科建设项目达31项,共计1859万元,发表论文共48篇,其中SCI收录9篇、核心期刊17篇。截至2019年10月,藏大医学院获得的各类科研和学科建设项目经费已经超过3800万元。项目数和科研经费的增长给藏大医学院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气象,更加激发了教师投身科研的积极性,大大提高了藏大医学院在我国高原医学、高原慢性病及相关疾病、地方病等医学领域的学术地位。

投身义诊:“必须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们”

援藏期间,熊海除了完成行政管理工作,还多次深入基层开展义诊和科学考察,帮助藏区民众解决病痛,为高原慢性病防治研究搜集资料。在2018年进藏的8个月间,他走完了西藏地区的7个地市;截至2019年10月,西藏的74个县区,一半以上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2018年11月在西藏昌都市类乌齐县(海拔4500米)参加西藏儿童先心病救治项目

虽然熊海的研究领域是老年病和神经疾病,但是出义诊却经常会遇到各种疾病,这就需要他尽可能做一个“全科医生”。熊海至今记忆犹新的,是曾经在拉萨市林周县旁多乡(海拔高度4100米)义诊中遇到的两个情况危急的儿童患者。

当时,当地一个3岁的小女孩出现了头皮大面积感染的情况。“我不专儿科,按道理3岁的孩子一般不看的,但是当地哪个专业都缺,我是学医的,必须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们。实在帮不了,也要帮他们找其他的救治渠道。”尽管不是自己熟悉的领域,熊海当时还是凭借多年从医经验迅速做出诊断——化脓性感染。孩子年龄太小不好用药,医疗队药品又不充分,没有准备儿科用药,熊海只能紧急处理,选择了最简单的消炎药品外用。他拉来了随队翻译,指着手中的药品一遍遍叮嘱孩子母亲:先把孩子的头发全部剃掉,再用温热的生理盐水加庆大霉素每天两次清洗头部,晚上再用红霉素软膏涂抹患处……经过一周的治疗,小女孩逐渐恢复了健康,医疗队离开的时候,她又在空地上嬉笑玩闹了。

2019年6月拉萨市林周县旁多乡(海拔4100米),头皮大面积化脓性感染的3岁小女孩7天后感染明显好转

另外一个患儿是食堂师傅家5岁的小儿子,送来检查时孩子小脸通红,精神萎靡,意识也有些模糊了。一测体温,孩子高烧达到40℃。熊海赶紧检查,初步诊断是肺炎。作为儿童常见的致死性疾病,熊海一刻也不敢耽误,但是医疗队当时却没有适合孩子的特效药。熊海一下急了,他等不及换衣服,一面嘱咐护士照顾好孩子,一面小跑着到最近的卫生院找药。等把药取回来,熊海的背心早已被汗水湿透了。5天后,小孩终于平安退烧。“藏族群众没有多的语言,但是对医生都很尊敬,他们眼神里都是敬佩。作为一个医生,我很希望尽量多帮助他们。”

2019年9月,熊海在那曲色雄乡(海拔4300米)开展精准医疗扶贫

对于援藏医生而言,义诊的困难不仅在于医疗条件有限,还在于艰苦环境的考验。2019年9月,受西藏大学党委的派遣,熊海牵头组织医学院专家团队深入藏北草原腹地那曲市色尼区色雄乡(海拔4300米)和班戈县佳琼镇(海拔4850米)开展精准医疗扶贫。他们的原定路线是翻越拉根拉山(海拔5200米)经当雄到那曲,不料医疗队从拉萨出发前当雄县遭遇了一场大雪,气温骤降至零下10℃,公路积雪容易打滑,随时可能出现危险。有人提议绕路,避开路况较差的拉根拉山路段,但是绕路需要多走200多公里,不能按约定时间到达那曲市色尼区色雄乡,而事先得到义诊通知的当地群众可能已经在等候了。为了节省时间如约赶到,医疗队最终选择走原定路线。早晨8点从拉萨出发,到达拉根拉山山麓时每个人都捏了一把汗。车沿着崎岖的山路缓慢前行,一路走走停停,直到晚上9点才顺利到达乡政府,队员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

2019年9月24日,熊海带领精准医疗扶贫团队翻越拉根拉山(海拔5200米)

那曲地区高海拔,高寒缺氧,自然环境恶劣,极缺乏蔬菜,米饭质硬,水源可能被包虫污染、不可饮用,一到阴天还容易停电。在这样的条件下,医疗队坚持在两地义诊16天,免费发放了6万元左右的药品,惠及当地藏族群众超过1200人次。如此艰险的义诊经历,在熊海眼里却不算什么。“明年我们准备去阿里地区四个边境县,那里条件更艰苦。我们现在做的调查主要是为了获得科学的数据,从而推动西藏地区医疗科研方面的突破,同时也为政府提供决策参考。”

2019年9月,熊海在那曲牧区为藏族老人看病

主动延期:“援藏要深入做下去”

藏区高寒缺氧、低气压、高辐射的恶劣环境对身体的影响极大,援藏期间,熊海出现了长期失眠、记忆力下降、血压升高、心率加快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体重减轻了10多斤,面容也变得苍老憔悴。援藏前,熊海患高血压已有5年,到藏区两个月后,他血压再次升高,只好又增加了一种降压药,病情才得以控制。在这样的情况下,熊海仍旧坚持为西藏医疗事业发展尽心尽力。为了缓解藏大医学院师资紧缺的压力,自2018年3月以来,熊海主动承担了预防医学专业、临床医学专业《职业卫生与职业医学》、《精神病学》、《神经病学》等三门课程,共计170学时,讲解了大量临床实例,获得了藏大师生的一致好评。因为工作出色,他被评为2018年度“西藏大学优秀工作人员”、“就业突出贡献奖”,2019年度“西藏大学优秀援藏干部”,并作为援藏干部的优秀代表(西藏大学仅2名教师),受到了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中央委员齐扎拉同志的亲切慰问。

2019年7月,第八批援藏干部任务结束,熊海却没有返回内地,而是主动申请转入第九批援藏干部队伍,继续在西藏大学医学院援藏三年。“一年半的时间太短了,很多工作才刚刚开始,既然我要做援藏这个事情,就要深入做下去。”熊海表示,学校、医院领导都希望他能在保证身体健康的前提下继续援藏,将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的优质医疗资源带到西藏去,为西藏的医学及医疗教育事业做更多贡献。“另外,藏大领导和同为援藏干部的杨丹校长也鼓励我留下,希望我在西藏继续发挥作用,做西藏慢性病的控制者,西藏地方病的终结者,西藏人民健康生活的倡导者, 这也是我的援藏目标,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2019年6月,熊海在拉萨市林周县牧区义诊同藏族群众在一起

作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和来自川大华西的医务工作者,熊海在20个月的援藏工作中切实践行了对党和人民的承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将继续全身心地投入新一轮的援藏工作中,继续做西藏慢性病的控制者,西藏地方病的终结者,西藏人民健康生活的倡导者。(来源:四川大学官网)



 


上一条:众志成城,共抗疫情 | 最可爱的一群人!
下一条:我院荣获2017-2018年度全国医疗服务价格和成本监测与研究网络先进单位,财务部张晗剑荣获先进个人